蒙特卡罗474网站

发现了2600年前的秦都城(组图)

  著名考古学家、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原所长韩伟5月26日上午10时46分因病去世,终年74岁。毕业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的韩伟,自1961年起就一直从事考古工作,先后参与或主持过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凤翔秦都雍城遗址、唐代法门寺地宫等重要发掘工作。1999年,法门寺地宫的发掘被国家文物局评为“1949年以来十大考古发现”。发现秦国都城墓葬

  1960年毕业于西北大学历史系的韩伟,担任第五支考古队队长,1967年,他带着对考古事业的热爱,来到当年秦都雍城所在地——凤翔县安营扎寨了。他知道,脚下的这片土地便是藏金纳宝之地。可是爬遍了附近的岭坡,打了数不清的探孔,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初春时节,天气还有些凉,韩伟和他的考古队在野外又度过了毫无结果的一天,回到了驻地——凤翔县八旗屯这个小小的村庄,算起来这已经是考古队住在村里的第十一个夜晚了。正当韩伟为工作毫无进展而发愁的时候,无意中炕桌上的小油灯闯进了韩伟的视线。那煤油灯就是个墨水瓶,中学生用的墨水瓶,然后上面有一个圆轱轳,插一个芯子,棉花就从这里面抽出来,点着煤油,那不就是一个小灯吗。韩伟就看那小灯上面圆的是什么东西,一看是一个钱币。

  从形状来看,这是战国时期的圆形钱,灯光下当韩伟看到钱上“秦重一两十二铢”的文字的时候,作为考古队队长的他知道手里的这枚钱就是秦国的货币——环形钱。看到它的那一刻,韩伟眼睛亮了,原来他们苦苦寻找的秦国都城墓葬就在他们所住的这个村里。

  韩伟没有想到,这个有着186具殉人的秦公一号大墓,竟然是中国迄今为止发掘出的自西周以来发现殉人最多的墓葬,从1976年到1986年,秦公一号大墓历经了十年挖掘。谁又能想到,敲开这座2500年前秦公大墓大门的竟然是一枚小小的钱币。

  1975年,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雍城考古队和凤翔县文化馆开始在凤翔寻找秦公墓葬,韩伟任考古队队长。

  一天,南指挥村农民靳思治因好奇前来打探传说中考古队神奇的“穿地镜”,当他得知考古队是通过洛阳铲是否钻探出五花夯土来判别地下古迹,顺便就提起他们村里有块地“很瓷实,不长庄稼”。熟识的队员知道靳思治小名叫鳖信,开玩笑说大家“别信”他的话,但考古队长韩伟却毅然带队来到南指挥村。果然如鳖信所言,有一块地的庄稼长势明显不如别处,土壕的断壁上就暴露出明显的五花夯土。钻探的发现更是令人惊喜——竟然是一座有二条斜坡墓道和一个长方形墓室的“中”字形超级大墓,墓室底部还钻探出了青膏泥 (质地细密类似湖底淤泥,隔水性强)、木炭、椁木、朱砂等——这无疑是一处秦公大墓。由于它是在雍城发现的第一座秦公大墓,所以称秦公一号大墓。惨遭盗洞之痛

  秦公一号大墓呈倒金字塔形状,从墓室底部到地面,竟然有24米,足足有8层楼那么高。算上东西两侧延伸的墓道,这个中字形的大墓,占地面积竟然达到5000多平方米,几乎相当于一个足球场的大小。它要比殷代帝王天子的陵墓要大40多倍。

  发掘工作一开始,韩伟他们就遇到了麻烦。“采开以后,发现了一些比较小的洞。”考古人员马上对这些洞口进行清理,里面却意外的发现一些黑瓷碗的碎片,凭借多年的考古经验,韩伟和他的助手田亚岐判断出,这些瓷碗的年代,应该属于宋代前后,为什么在这个墓中会有宋朝的瓷碗呢?考古人员分析,这些瓷碗碎片,很可能就是盗墓者盗墓时使用的油灯,如果真是这样,那很有可能这座秦国大墓,在宋朝的时候就已经被盗了。而那个时候恰恰是我国历史上盗墓猖獗的一个典型时期。

  随着发掘的进一步深入,韩伟他们的心也越来越悬了起来,虽然盗洞越来越多,但考古人员觉得,这座秦国大墓深埋地下24米,这些盗洞是否真的能够准确的挖到墓室的核心呢?韩伟和他的助手田亚岐等人,经过梳理发现盗洞一共有247个。

  一个墓葬就有247个盗洞,这在中国考古史上还绝无仅有!由于历史上遭受200多次盗挖,秦公大墓留给我们更多的是遗憾和推测,整座秦公大墓的发掘,历经十年之久。十年的艰辛和等待,给痴迷于考古的韩伟留下了发现的喜悦,也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如果不是那247个盗洞,秦公大墓留给我们后人的历史财产将无法估量。据有关人士估计,现如今我国每年有数千座地下墓葬遭到破坏,甚至有媒体指出:我国现在的盗墓贼竟然有十万之多。面对这样的数据,我们在呼唤法律严惩的同时,也想通过秦公大墓这247个盗洞,唤醒盗墓贼的良知,否则我们留给后人的将只有千古遗恨。触目惊心的杀殉

  就在韩伟为那些盗洞而感到痛心时,在大墓椁室以上三层台阶上的发现令他分外触目惊心——殉葬者的尸骨层出不穷,多达166个装盛殉人的木质箱匣在第三层台阶上环绕椁室排列有序。这些殉葬者分为两类:箱殉者72具,匣殉者94具。箱殉较为豪华,集中分布于紧邻椁室的中心地带,木箱大而宽厚,殉人被绳索捆绑成蜷曲的姿势装入箱内。经后来的研究估计,他们可能是身份较高的姬妾、近丞等人。身份较低者可能是奴隶,使用匣殉,分布在靠近墓室四壁的外围。装殓他们的木匣要小得多,用的也只是4厘米厚的薄材。此外,墓室填土中还有20具人骨,他们没有葬具,应是更为可怜的人牲。

  史载秦国自武公 (第5代秦君)“初以人从死”,从死者少则数十,多则上百,直到献公 (第24代秦君)时“止从死”,这种活人殉葬的残忍制度才被废除。而名列春秋五霸的秦穆公正是这一阶段的著名人物,《史记》中记载他去世时为其殉葬的有177人,秦国的良臣,子车氏的奄息、仲行、虎三人也在其中,《黄鸟》中的恐惧和悲愤正是来源于此。而一号大墓中的殉葬者更是多达186人,至今仍是周秦墓葬中发现殉人最多的。雍城布局已探明《史记·秦本纪》中记载:秦穆公时,北方匈奴国王欲窥探秦国实力,派遣了一位十分能干的人物由余到秦,秦穆公向他展示了华美的宫殿建筑和聚藏的财粮宝物。由余观后感慨地说,这些成果如果让鬼神去完成,则太劳苦鬼神了,如果是百姓完成的,也太劳苦百姓了。由此可以想见雍城宫殿的宏伟富丽。

  经几代考古工作者的努力,距今2600多年前的秦都城雍城的城垣、城门、城壕及城内街道、宫殿建筑的大部分已经探明。曾经担任韩伟助手的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田亚岐,如今已经接替韩伟挑起了“雍城考古队队长”的重任。据田亚岐介绍,从现在发现的情况看,雍城遗址包括秦雍城城址区、秦公陵园区、国人墓地区、离宫别馆区四个部分,占地约51平方公里。2009年,考古工作者对秦公陵园中的1号和6号陵园进行了复探。在先前探明该陵园兆沟以内占地面积约为34万平方米的基础上,又再次确认了陵园中兆沟布局走向、门的结构以及秦公大墓、陪葬墓、车马坑与祭祀坑等8座墓穴。除此之外,考古人员在陵园中兆沟东北方向又发现了占地约为24万平方米的墓区,共探出446座与陵园同期或稍晚于该陵园年代的中小型墓葬及车马坑,其中“目”字形中型墓葬有9座,其余437座为小型秦墓葬或车马坑。

  不久前,国家文物局公布了“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候选名单,全国共有60个重大考古发现入围。我省富县秦直道遗址,凤翔雍城秦公陵园遗址1、6号陵园的复探成果一同跻身其中。这是继岐山周公庙遗址荣获“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称号之后,宝鸡境内的考古发现再次引起全国关注。本报记者 赵争耀

上一篇:秦穆公晚年就因为做错了这一件事导致穆公晚节不保

下一篇:武庚纪:冥族第一美女随风起舞的结局很惨大战结束后因石化病离世